首頁>理論研究

“協商—搭臺” “搭臺—協商”——新時代地方政協理論與實踐的學習思考

2020-05-19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專門協商機構”與“凝聚共識”是主體與功能關系。“凝聚共識”是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的價值所向,是政協職能的凝練和升華。在此基礎上,就可以深切理解加強思想政治引領、廣泛凝聚共識成為政協工作的中心環節。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協工作會議上發表的重要講話,科學回答了人民政協事業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是指導新時代人民政協工作的綱領性文獻。汪洋主席指出,對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加強和改進人民政協工作的重要思想的新論斷、新部署、新要求進行深入研究闡釋、抓好貫徹落實,是黨的人民政協理論建設的重大任務,更是發揮理論對實踐的指導作用、譜寫新時代人民政協事業發展新篇章的必然要求。

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是新時代政協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關鍵時期。地方政協應該怎樣認真學習新時代政協理論并在實際工作中轉化為高質量履職效能?“協商—搭臺”“搭臺—協商”——這是地方政協理論與實踐的結合點,也是貫徹落實中央政協工作會議精神的有效方式。

“協商—搭臺”的理論與遵循

汪洋主席在全國地方政協工作經驗交流會上強調,市縣政協主要工作是協商,主要工作方式是“搭臺”,工作主旨是雙向發力。這對省級政協工作同樣具有重要指導意義。在理論與遵循方面有哪些需要特別把握的呢?筆者認為主要有四個方面。

(一)牢牢把握好黨對政協工作領導的新要求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就沒有人民政協的存在,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人民政協的初心所在。人民政協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就具有鮮明的政治性,它的成立莊嚴宣告了包括各民主黨派、各團體、各民族、各階層、各界人士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共同選擇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人民政協在建立新中國和社會主義革命、建設、改革各個歷史時期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切實加強黨對人民政協工作的全面領導,強化政協黨組織在政協工作中的政治領導力、思想引領力、群眾組織力、社會號召力,推動參加人民政協的各黨派團體和各族各界人士不斷增強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政治認同、思想認同、理論認同、情感認同,開拓了人民政協工作新局面。實踐證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人民政協產生的前提條件、存在的意義所在、憲法賦予的神圣使命、政協章程賦予的莊嚴職責,是人民政協事業發展進步的根本保證。確保人民政協事業在新時代沿著正確方向發展,畫好最大同心圓,就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人民政協是黨領導的政治組織和民主形式,人民政協工作是黨的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貫徹落實黨的政治主張和決策部署是人民政協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集中體現。新時代黨中央賦予人民政協工作的新內容是,通過有效工作,使人民政協成為堅持和加強黨對各項工作領導的重要陣地、用黨的創新理論團結教育引導各族各界代表人士的重要平臺、在共同思想政治基礎上化解矛盾和凝聚共識的重要渠道。要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自覺堅持統一戰線的根本原則,以民主協商凝聚共識,以共商改革凝聚智慧,以合作包容凝聚力量,提高政協委員政治把握能力,發揮引領和模范作用,切實在事關道路、制度、旗幟、方向等根本問題上統一思想、統一意志、統一步調,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

(二)悟透新的政協定位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協工作會議上指出,“人民政協作為統一戰線的組織、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機構、人民民主的重要實現形式,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和專門協商機構,是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安排。”“專門協商機構”,從質的規定性上把全國政協系統上下貫通起來,并明確了政協機構以治理重要主體身份,嵌入國家治理架構之中,是政協理論的基礎性重大創新。

專門協商機構,既是政協的性質定位,又是政協的工作定位。“專門協商機構”既是對人民政協作為統一戰線組織、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機構、人民民主實現形式三項定位的綜合承載,又是其在國家治理體系中的角色定位,也是中國民主制度的特色體現,反映了政協定位的繼承和發展。人民政協在國家治理體系的地位通過專門協商機構得以彰顯。專門協商機構可使各級政協的職責和任務更加明確和統籌起來,隨著專門協商機構不斷完善,可以更好地建立起從全國政協、省政協、市政協到縣政協的同一個制度體系。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可以把政協的性質定位高度地凝練為政協是專門協商機構。從我國的國家治理架構來看,中國共產黨是最高的政治領導力量,人民代表大會是立法機關,人民政府是行政機關,人民政協是專門協商機構,充分發揮作用,可以使國家治理體系、治理鏈條更加完善完備,更能集聚各方智慧力量??梢哉f,專門協商機構是為人民政協作為國家治理體系重要組成部分所作的重要制度設計,開辟了人民政協參與國家治理的廣闊空間。

(三)領會新的政協職能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協工作會議上提出,“提高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水平,更好凝聚共識”。“凝聚共識”是對政協定位新拓展的呼應,是政協作為國家治理重要主體功能的集中表達。“專門協商機構”與“凝聚共識”是主體與功能關系。“凝聚共識”是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的價值所向,是政協職能的凝練和升華。在此基礎上,就可以深切理解加強思想政治引領、廣泛凝聚共識成為政協工作的中心環節。

凝聚共識的焦點是實現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擔負起把黨中央決策部署和對人民政協工作要求落實下去、把海內外中華兒女智慧和力量凝聚起來的政治責任,形成同心同德貫徹落實黨和國家決策部署的強大合力,是人民政協定位的核心要義、職能的目標所系、主題所在和旗幟所指。凝聚共識的平臺是專門協商機構,源于人民政協的政治性、包容性、廣泛性和智理性。

(四)深刻理解政協制度供給和執行的新要求

為適應“專門協商機構”主體在國家治理體系中發揮“凝聚共識”功能,必須全面加強政協制度建設。

堅持和完善黨對政協的領導制度具有統領意義。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我國國家治理體系的本質特征,也是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基本前提和根本保障。要健全和完善黨領導人民政協工作的體制機制,把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納入總體工作部署和重要議事日程,把發揮好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的作用作為重大工作任務進行研究部署。堅持黨委常委會會議定期聽取政協黨組工作、政協常務委員會工作情況匯報制度,嚴格執行重大問題請示報告制度,完善政協黨組織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和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情況的督促檢查機制。發揮政協黨組在政協工作中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的領導作用,加強政協黨組、機關黨組、專門委員會分黨組建設,強化基層黨組織政治功能,實現黨的組織對黨員委員的全覆蓋、黨的工作對政協委員的全覆蓋。

細化并出臺法律制度對進一步保障政協履職具有基礎性作用。依據《憲法》中提出要進一步發揮人民政協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堅持和完善人民政協這一我國基本政治制度,進一步明確人民政協的基本屬性、主要職能、組織原則和活動方式,將給政協提供履職的法律制度保障,為政協充分發揮國家治理重要主體作用提供廣闊空間。把政協章程作為各級政協組織和委員履職依據,不斷提升履職工作的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水平。

認真推進協商民主制度建設。堅持黨委會同政府、政協制定年度協商計劃制度,同時將政協重點協商活動納入黨委和政府總體工作部署,完善協商于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的落實機制,從制度上保證政協能夠聚焦黨和國家中心任務履職。倡導黨委政府領導領銜督辦重點提案。發揮各主體的優勢潛能,形成范圍更廣、更普遍的協商機制,構建既生機蓬勃又規范有序的政治局面。

堅持開展政黨合作機制。發揮人民政協作為實行新型政黨制度重要政治形式和組織形式作用,做好政協協商同政黨協商有關活動在協商議題、時間等方面的銜接工作。支持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在政協參與國家重大方針政策討論協商,對各民主黨派以本黨派名義在政協發表意見、提出建議等作出機制性安排。通過聯合調研、共同舉辦協商活動等方式,為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更好發揮作用創造條件。根據工作需要,民主黨派專職副主委、工商聯專職副主席可兼任同級政協副秘書長。

內部工作制度和程序規則。制定政協協商工作規程,包括議題、協商范圍、討論原則、基本程序、交流方式等,完善協商成果采納、落實和反饋及考評機制,以確保協商質量和成效。

落實平臺設計與建設。完善全體會議為龍頭,以專題議政性常委會會議和專題協商會、協商座談會為重點的政協協商議政格局,提高會議質量和效果。以界別為依托,以專門委員會為基礎,搭建與政協委員、界別群眾對話平臺,開展界別協商。加快信息化建設,推行網絡議政、遠程協商,拓展政協協商參與面,擴大界別群眾工作覆蓋面。

“搭臺—協商”的實踐與操作

作為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政協工作必須向下延伸并和國家治理層級相適應。“搭臺—協商”是政協特別是地方政協的主要工作方式。在實踐與操作方面,地方政協需要把握哪些環節及相關工作,以保證協商成果的有效性呢?筆者認為主要有兩個方面。

(一)搭臺—協商工作環節

商定協商內容(議題)。根據黨委和政府工作重點、群眾生產生活難點、社會治理焦點問題,精心選擇一批黨政所需、群眾所盼、政協所能的問題確定協商議題。具體要厘清地方各級政協工作邊界,把握準“四個一線”內涵,地方政協一般不是直接處理個案事件的角色。盯住重大焦點問題持續調研協商,推動解決,以點帶面、點面結合,推動政協協商與基層治理有效結合。

商定搭臺形式。采取政協全體會議、專題議政性常委會會議、專題協商會、界別協商、對口協商等形式,構建程序合理、環節完整的工作體系,體現廣泛多層制度化要求。

商定協商主體及參加人員。實行政協委員、相關機構、專家、基層群眾、政協工作人員(搭臺方)共同參與的協商參與模式。

商定調研方式。協商之前成立調研組,由參與協商主體及參加人員和政協組織代表共同深入實際,調研掌握情況,力求調查細、研究深、意見實。

商定協商互動程序。搭臺方(政協組織)優化會議和活動組織工作,強化互動交流的程序設計和程序落實,倡導協商文化;建議方(可形象稱為發球方)說明問題;建言方(可相應稱為接球方)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相關方分別就協商內容與方案提出意見;專家、基層群眾發表意見;搭臺方歸納意見。

商定協商成果。由搭臺方會同各方形成協商建議成果。

協商成果應用情況反饋。職能部門落實好政協履職成果采納、應用和反饋機制。建議方負責匯總各方情況,分報搭臺方、協商主體及參加人員。搭臺方視情跟進。

成果成效考核及協商能力評價。把搭臺協商成果有效轉化落實情況,作為評價相關部門工作績效的重要依據;把堅持調研于協商之前、強化協商互動,作為評價協商主體能力的重要內容,考核結果記入委員履職檔案。

(二)平臺復制與基層協商治理

推動政協協商向基層延伸,并與基層協商相銜接,能夠有效破解市縣政協基礎工作薄弱、人員力量薄弱的問題,更好釋放政協作為專門協商機構的效能。

推廣復制經驗典型。針對基層不愿協商、不會協商、不敢協商、缺少程序性制度保障等問題,大力推動政協協商與基層民主協商程序機制上的相互銜接,讓地方黨委政府、政協委員、基層群眾都能有效參與進來,使政協融入基層共享共治的多元治理之中,更好體現人民政協為人民。不斷總結“協商—搭臺”“搭臺—協商”做法,打造特色鮮明、規范高效、群眾滿意的基層政協協商民主建設案例,形成更多可復制、可推廣、可借鑒的經驗典型,以點帶面,推動政協工作創新發展。

加強市縣政協建設。突出協商機構功能,提出措施解決市縣政協工作薄弱問題(含機構編制);設立專門機構,加強各類新區、開發區政協工作(這類區域社會各界人士多,對進一步加強政協工作有較強要求),增強政協工作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培育群眾性協商文化。鼓勵協商各方講實話、說真話、道心里話,做到富于合作、平等議事、虛心對待,在協商、對話、傾聽、理性、寬容的氛圍中,培育公眾民主意識和協商精神。

(作者江澤林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人民政協理論研究會常務理事、吉林省政協主席)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浙江20选5走势